> 新闻 > 国内 >

中国四次错失奥数金牌 美国这一招用了10多年

2019-03-14 09:03:27     来源:海阳网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李娜

  早上八点,一间可容纳上百人的阶梯教室里,60名入选奥数国家集训队的队员与34名全国各地的旁听生早已落座。讲台上,老师挥动着笔,思路凌厉,台下的“最强大脑”们飞速运转,一个个见招拆招、化繁为简的奇迹时刻随之诞生。

  对于对奥数无感的人来说,这样的课听得让人不知所云,跟不上节奏,对于痴迷者而言,这是一场又一场探索未知的奇妙之旅。

  这里是广州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是中国盛产奥数金牌学霸的重镇之一。3月3日起,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IMO)中国国家集训队的选拔在此展开。9天时间里,60名候选人要历经两轮、4个半天、每次长达4.5小时的“超长版”考试,其中19人晋级下一轮。3月底,将有6人胜出组成国家队,7月赴英国巴斯参赛。

  中国的数学竞赛之路已走过半个多世纪,参加IMO竞赛也有三十余年。其间,成绩曾长达十余年雄踞IMO首位,但近几年,却连续四次与团体冠军失之交臂。今年2月底,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团体第6名的成绩更是把中国的奥数推上了风口浪尖。

  前世今生

  华南师大附中的数学老师陈嘉华有多重身份:他既是学校专门开设的奥林匹克班的数学教练,也是首次入选奥数国家集训队的中学组教练,他的一名高一弟子今年还进入了国家集训队。此外,他也曾是华南师大附中奥班的学生。

  

中国四次错失奥数金牌 美国这一招用了10多年

  华南师大附中数学老师陈嘉华。图/受访者提供

  陈嘉华和奥数的结缘是在小学五年级。1999年,广州市小学数学奥林匹克业余学校面向社会招生,听闻消息的他感到好奇,和小伙伴一起报了名。在这之前,他小学数学的成绩不错,但对什么是奥数没有概念。通过奥校考试后,他开始每周末抽出半天时间去上课,学的内容也是如今大家听起来很熟悉的行程问题、鸡兔同笼等。他回忆,当年的奥数班还只是基于小学内容的拓展和延伸,没有超前学习,在他眼中,“纯粹就是兴趣班”。小学六年级,他还参加了颇具名气的“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拿了广州市一等奖。

  顺着兴趣的指引,接下来,他考上了华南师大附中的初中奥赛班,初三学完了高中的所有知识,之后,又升入高中奥班,并在高二、高三接连两年获得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的一等奖。在法国里昂高等师范学院数学系念完本科和硕士后,他回校执教。

  他所在的华南师大附中是一所奥赛名校。早在1987年,该校学生何建勋就捧回了第28届IMO的铜牌。1993年,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学校承办了广东省奥林匹克学校,开始在初中、高中招收奥班学生。

  这一切都在数学竞赛发展的大背景下展开。现代最早的数学竞赛可追溯到1894年匈牙利举办的比赛。到了1934年,苏联首次将数学竞赛与奥林匹克挂钩。1959年,第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在罗马尼亚拉索夫举行。

  中国的数学竞赛始于1956年。当年,北京、上海、天津、武汉举办了四城市高中数学联赛,华罗庚、苏步青等大师参与其中。改革开放后,一场关乎数学竞赛未来走向的大连会议召开,确立了数学竞赛由中国数学会组织实施,是一项群众参与、民办公助的课外活动。1981年起,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高中数学联赛开始举办。

  到了1985年,中国也派出了选手首次出征IMO。当时,只有北大附中和上海向明中学的两名学生参赛,但收获了一枚铜牌,这让国内为之振奋。当年底,大家就在思考:如何选拔选手参赛?

  1986年,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应运而生,也就是后来的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CMO),来参加冬令营的都是全国高中数学联赛的学霸。首届冬令营在南开大学举办,共有81名学生参加,为期6天。通过冬令营,选出国家集训队员21名,之后,又选出6名国家队选手。

  自此,由高中数学联赛到冬令营再到国家集训队,进入国家队,直通IMO的通关路径确立。此后,入选冬令营的人数规模扩大到100多人,并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国家集训队的人数保持在30人左右。

  陈嘉华记得,当年,想要入选冬令营并不容易,即便获得了高中数学联赛的一等奖,每个省也只取前六名。在这样机制下,中国选手开始在IMO比赛中大放异彩。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超过一半的比赛中获得团体总分的首位。步入2000年后,中国队更开启了“开挂”模式,15次比赛中,13次将团体冠军收入囊中。

  当时,学生的参赛热情颇为高涨,每年,高中数学联赛华南师大附中考点的报名人数就有上千人,全国参赛人数达几十万。在全国范围内,除了华南师大附中,武钢三中、人大附中等一批中学也都相继建立了自己的奥赛人才培养模式,成为输送特长选手的基地。

  这其中,武钢三中在1980年代末展露锋芒,该校学生在1988年斩获一枚国际数学奥赛银牌,截至目前,共有17名学生在IMO中收获金银牌。1990年代初,湖南师大附中登上舞台,陆续有学生在IMO收获佳绩。步入2000年,上海中学独领风骚。以近10年来入选国家6人组的统计来看,上海中学共有9人次,位列榜首。

  这些学校大都为各省市的重点中学,有着良好的生源和师资保障,当地的基础教育水平也相当不错。地域分布上,以近10年来入选国家队与近8年来入选国家集训队的次数统计来看,南方的中学明星多于北方,上海、武汉、长沙等城市成为奥数选手的著名“产地”。

  曾在2004年~2011年期间担任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的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陈永高分析说,竞赛获奖能带来保送的利好,利于学校招生,这使得不少学校领导非常重视,愿意投入精力去做。同时,学校所在地丰富的高校资源也能不时为奥赛发展助力。而南方学校在数学竞赛表现优于北方学校的原因还是教育资源具有优势,当地对于数学教学的重视,以及文化传承方面的影响。

  陈永高还观察到一个现象:以湖南师大附中为代表的湘军,因竞赛出成绩,产生了一批特级教师,这些金牌名师之后又分赴全国各地,带动了更广范围内奥数竞赛的发展。

  在2000年到2004年期间,陈永高曾四次带领中国队参赛IMO,四年里所有参赛选手均获金牌,每年中国队总分均为第一。在他看来,当年取得如此好成绩的重要原因在于,“群众基础比较好,可选学生比较多”,“我们自己老说,即使选出两个队来,都能取得很好的成绩。”

  在中学数学竞赛红火的同时,奥数热还蔓延到了小学。标志性事件是1998年,北京小升初实行免试政策,让很多学校把小学奥数当做了入学的重要指标。此后,在校外培训机构的助推下,小学奥数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陈永高说,小学奥数对学生开拓思维有一定作用,但更多是简单的思维训练,而高中数学竞赛更强调知识的全面性和探究性,与前者有着很大区别。

  苦乐征程

  对于投身数学竞赛的人来说,不少是出于兴趣,在他们眼中,数学是个美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