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国内 >

畸形的奥数培训热:为何屡禁不止?奥数有原罪吗?(2)

2019-03-14 09:54:48     来源:海阳网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李娜

  专家、媒体、官方对奥数的围堵逐渐合流,限奥、禁奥操作一波波来袭。2009年,成都市教育局出台了“五个禁止”,规定成都市不许学校组织奥赛、不许学校办奥数培训班、不许在职教师教奥数、不许“小升初”进行考试、不许“小升初”和奥赛挂钩。

  2010年,教育部出台政策,全面取消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保送资格。

  但家长对奥数的需求有增无减。有调查显示,杭州小学奥数培训市场一年收入至少3个亿。以奥数起家的学而思于2010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如今已经是中国市值最高的教育培训机构。送孩子上学而思,已经成为北上广很多中产阶层父母们无需讨论就做出的决定。

  “奥数热”根源

  许遥如今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大一学生。她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在高思学奥数,跟着机构参加了华杯赛、迎春杯并拿到一等奖。父亲许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孩子能通过点招进入西城区一所名校,主要靠奥数拿奖。许遥在高思等级最高的奥数班,她的同班同学也纷纷进入了海淀六小强、北京四中、实验中学这样的牛校。

  许凡回忆,2012年小升初时,北京的很多学校都用奥数“掐尖”。很多名校都有自己的“坑班”,即公办学校自办或与社会培训机构合办的小学生学科培训班,从中选拔优秀小学生升入该校。还有一些名校则会去机构举办海选考试。

  因为点招处于灰色地带,学校的招考信息就发布得很隐晦,往往是机构暗示家长,明天的考试跟某某学校有关。虽然通知方没有说出学校名字,但家长一听描述就能猜出是哪个学校。不是所有在机构学习的孩子都能有资格,有的学校可能会要求机构推荐名额,机构会优先推荐自己的学员。这样,没有去机构报班的家长即使通过家长群或其他方式知道考试信息,也不一定能报上名。这样一来,围绕杯赛、培训机构、重点学校就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条。重点学校以杯赛成绩录取牛娃,培训机构为杯赛输送参赛血液。

  贼叉觉得,即使政策禁止任何形式的笔试,也不允许再举办奥数杯赛,如果名校有掐尖的心,必然有办法绕过政策。比方说,不需要看证书,只需要面试时以口试的方式,简单问一下也可以测出一个小孩的奥数水平。

  奥数作为一种选拔方式的诞生,正是政策缺口的产物。以北京为例。1998年,北京取消小升初考试,实行“电脑派位”划片入学,家长不愿意孩子进入差校,而名校为了抢优也不愿意接受派位。当时除了大派位,还有特长、共建等招生途径。名校往往将特长、共建生名额中拨出一部分用于点招优等生,而奥数作为一种有区分度、效率高、组织成本低的选拔方式应运而生。

  多位受访者指出,它们作为一批名校之所以有较大自主权,是因为高校附属中学的办学经费来源与人事任免权,都归所属高校而并非区教委。这些学校又常有种种“教育实验”,比如特殊的实验班计划,初高中合并办学,不参加区域最后的大派位等等。种种原因,逐渐使一些学校变身为超级中学。而只要区域教育资源不均衡,存在一家或几家中学独大的情形,家长就有动力择校,名校也有动力保持领先优势。许凡的孩子如今已“上岸”,但还有更多的家长,依旧在指望借助奥数如今这条越来越不明朗的路子“上岸”。

畸形的奥数培训热:为何屡禁不止?奥数有原罪吗?

  奥数有原罪吗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许遥就在仁华学校学奥数。小升初那年,她同时拿到了西城与海淀区多家名校的点招名额。父亲许凡考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海淀名校,替女儿选择了西城的一所名校。

  他对此解释说,“我跟仁华学校的家长聊就觉得他们太疯狂,他们要求学校把孩子的所有时间都排满。我是有我的理念,我怕跟他们一起受影响会动摇理念。” 在许凡看来,给孩子上奥数的有两种家长,一种则是为了提高成绩,升学;另一种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现在机构强调技巧,学了技巧短时间提分快,家长就会报班。但能力的提高需要时间,所以机构不太重视宣传。”许遥同学的一个家长,在孩子被一所名校点招后,立刻把所有奥数班都退了。家长帮孩子报班只是为了升学,孩子被逼着学,只为学习考试技巧提高分数。

  杨东平把通过高强度的操练习得解题套路称之为“数学杂技”。他认为这样的奥数无法培育起真正的数学能力,却会扼杀和败坏儿童的学习兴趣,这正是许多中国孩子严重厌学的原因。

  贼叉在批评学而思的文章中也提到,学而思的教学进度太超前,很多内容是直接灌输,直接教孩子如何解题,如何走捷径。这种教学方法,反而扰乱了正常的课堂教学秩序,更甚者,“机械化刷题”抹杀了孩子对数学的兴趣,得不偿失。

  许凡小时候也因数学好被学校选拔到区里的公办奥数学校学习。因为切身地体验到奥数对思维的帮助。在自己的孩子上小学之前,他就非常明确地想,要让孩子学奥数,如果外面不教就自己在家教。

  他通过分析认为一张奥数试卷的得分有三种类型,能力分、技巧分和运气分。有些题,孩子能把各种因素的逻辑关系梳理得很清楚,那是能力;有些是因为做过类似的题,刷题形成技巧;还有些填空是靠猜的。许凡对孩子说不要弄技巧性的东西,要把能力提高。

  许凡的孩子上了高中后,觉得学习物理、化学时依然受益于小时候学习奥数获得的思维训练。这一次,她主动跟爸爸说,因为对物理感兴趣,想要参加高中物理竞赛。

  曾入选过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国国家集训队、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数学教授许晨阳认为:“从我自己的观察来看,我认为学习奥数对很广泛的学生都有帮助训练思考,使之更敏捷的作用;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学生早期,也是刺激他们对数理科学产生兴趣的很有效的办法。”

  对于广为流传的奥数只适用于5%的孩子的说法,许晨阳澄清说:“我认为奥数最后能取得成绩的也许只有5%,但是从奥数上获得良好思维逻辑训练的学生比例应该是远不止5%。”

  奥数高级教练、成都外国语学校校长龚智发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奥数本身是没有害处的,有问题的是奥数低龄化。普通的问题不懂,没有基础,不管适不适合都学,这才是真正有害的地方。他认为,孩子的身心健康是第一位的,在这个基础上如果有特长、感兴趣,教育工作者不应该去打压他,而是应该提供空间时间让他发展。他说:“教育要全面发展,全面发展是有个性地发展。喜欢体育,喜欢艺术在学习之外可以参加,奥数也是一样。”